设计思考怎幺改变世界?

设计思考怎幺改变世界?

世界上人的问题这幺複杂,要造成改变就不光只是画画图就会发生。要造成複杂的改变, 得要检视「改变」这件事的本质,改变发生之前人心的「现状」是什幺? 期待改变发生之后的「目标」又是什幺?

那幺,设计就是「现况」到「目标」的过程。在这里我为了好记,简单的说,设计就是 A→B。

设计思考怎幺改变世界?

于是为了造成改变,我们开始做「使用者研究」,为的是了解想要改变的使用者目前处于什幺样的状况。再从了解使用者的过程中,去思考他们有可能愿意前往什幺样的目标,我们怎幺样一步步将他们带往这个目标。

A→B 听起来很简单,但问题在于我们的分工习惯是把每一项拆开来看,複杂的问题拆久了之后前因后果就接不起来。

公司的经营从数字看到问题,要求企划解决,企划坐在电脑前打完了企划书,发包给设计去绘製,设计用厉害的软体和才华做的精美之后交给业务,业务想尽办法说服使用者购买这样的产品。这整串没有一个人能够去了解顾客现状,更不要说能去找到顾客愿意前往的目标。于是现有的技术组一组,竞争对手有的功能我也要有,赶在一个老闆要求的期限内完成,谁也不知道到底改变了什幺。

设计了一个客人买鞋就送穷人鞋的商业模式之后,穷人因为送鞋的服务所面临的改变,有让他的生活更好吗? 达到企业预期的目标了吗?

当学生犯错扮演了历史纳粹人物,设计了一场处罚取消二百万的补助,这幺做的目标是让学生从错误学会原因还是会从处罚中更加害怕嚐试?

A→B 听起来很简单,逻辑要走的通却很不容易。

我们用习惯的方法来处理事物。社会上以快速与效率做为专业的判断,却让我们还没学会判断就匆促的做决定。

做决定之前,我们了解状况了吗? 做设计之前,我们了解使用者,而去料想过改变发生的前因后果了吗?

再进一步看,设计不只有一种 A→B。

你从 Nokia3310 换成了 iPhone 也是改变,但这同时,你的行为与认知思维也同时改变,从讲电话联络朋友变成没事就滑手机看 FB,同样的时间,从交情深变成交友广。

这有二个 A→B 同时发生,一是具体物品的改变,3310→iPhone,二是抽象认知的改变,没事就休息放空无聊→没事就去找有趣资讯。

具体的改变看得到很容易,抽象的思维过程才是设计思考困难的地方。

如果只是你看他改了个规格你就跟着改,他多了功能你也跟着写,这种设计根本没有经过思考。

要做设计思考,得要先了解设计的前后脉络,「现况」和「目标」,要思考物与人的的二个层面,「具体」与「抽象」。

设计思考怎幺改变世界?

而设计思考的步骤,基本上就是从「Discover 具体现况」→「Define 抽象现况」→「Design 抽象目标」→「Deliver 具体目标成果」的过程。

设计思考怎幺改变世界?

Discover 理解题目,去大量发散,去观察访谈人,去找资料趋势,而做这些的目的是能收敛整理,理解现象的原因,找到题目真正的 insight,重新定义问题。再根据 insight 去大量发散,建立假设与可能的目标,然后 Prototype 测试验証每个假设,收敛最后的产出。这二个发散收敛的过程叫 Double Diamond。

设计思考怎幺改变世界?

但设计思考不能只记得有 Double Diamond,还要连着具体抽像的四个象限一起看,从具体连结抽象的本质,抽象现况连接目标的逻辑推进、抽象目标连结具体实体的设计呈现。


参考 iit 的 101 design method 影片

消费者只告诉你他要更快的马 ,要看出来他的认知交通方式只有马,和他的需求是快 ,所以目标可以是「让消费者容易认知的快速交通工具」,于是亨利福特做出了汔车,而告诉消费者这是没有马的马车。

同学扮演纳粹造成了风波 ,会有这个现象的原因是现在的学习方式让同学对历史无感 ,如果原因是无感,那该做的是想办法让同学对历史有感 ,那幺可以请德国、以色列同学来学校讲述看他们看到纳粹的感受 。

但我们不习惯这幺做,我们看到别人有的功能我也要有,我们处罚学校与同学,我们在网路上批评同学的白目,这幺做比较快,比较容易,指责别人的错可以让自己觉得比较对,然后,问题解决了吗?

我们可以一直抽换这些题目,政府就是烂、老闆就是惯、记者就是脑残、同志就是乱,然后我们抄我们改我们批我们酸我们都为了自己的情绪与正义发声,当事人呢?

当事人的现况是如何呢? 当事人的现象是什幺原因呢? 你的发声有把当事人带向你要他所前往的目标了吗?

设计,是在改变别人 ,而不只是展现自己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