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对台湾的「殖民」,至少还会持续十年台湾人,有

这是一场「超高颜值」的对谈。颜值是来自中国的网路用语,对于这两位在网路社群上呼风唤雨,特别是在Facebook上拥有大批粉丝的新世代意见领袖们来说,网路无疑等同于影响力。

一位是AppWorks之初创投创始合伙人林之晨,他同时也是TiEA台湾网路暨电子商务产业发展协会理事长,不久前,刚刚成为GQ杂誌的「Men of The Year」,并与「大仁哥」陈柏霖在颁奖典礼上并列。

Facebook对台湾的「殖民」,至少还会持续十年台湾人,有

一位是大直高中公民教师黄益中,同时也是台湾居住正义协会理事长。由于长期投入同志平权等社会运动,因此不仅被称为「热血教师」,还被称为「同志天菜」,在街头游行时,身材健壮的他总是镁光灯最爱。不过黄益中已步入结婚礼堂,这消息大概要让许多同志失望了。

2016年,具有独特魅力的两人双双面临人生转折点,在岁末之际展望新一年度,《数位时代》邀请两人首度对谈,畅聊Facebook对于生活的意义,他们怎幺样在Facebook上创造影响力,以及台湾人究竟有没有可能离开被Facebook殖民的世界性呢?以下为对谈精华摘要。

Q :Facebook在你的生活中扮演着什幺样的角色?

黄益中(以下简称黄): 对我而言,Facebook就是一个「传递讯息」的角色。若人们想要拥有自己的专属平台来发表文章或分享生活,过去必须架设网站才能因应,但架网站不是件简单的事,就算克服种种困难架设了网站,在上面发表的内容依然不容易被大家看到;但现在这个年代,只要透过Facebook就可以让其他人看见,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传递资讯的平台,不只容易上手,流动性又大。对我来说,除了可以透过Facebook获得大量资讯,每天传递的讯息也帮了我一个大忙。

从没想过我会因为Facebook成为一个「半公众人物」,因为我对数位方面不太擅长,所以一开始还满抗拒的,但是当朋友们都在用,我也只能「被迫」走进这个数位时代。(大笑)因为Facebook变成了半公众人物的状态,纯粹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当然,我在「街头」的活动,比如高房价和反课纲运动等也推了一把,让我「被迫」推上檯面,Facebook追蹤者变多后,良性循环也越来越多。

从原本只是朋友社交的Facebook,逐渐变成公众式的使用,从私用变成公用!当Facebook变成公用后,私人生活比较就会使用LINE之类,不太会公开;虽然有人建议我如果只是公用的话,可以开设粉丝专页,但我并不是以这个赚钱,加上开粉丝团每天都要封锁别人,是件很麻烦的事啊!

林之晨(以下简称林): 台湾是Facebook在全世界渗透率最高的地方,有1,800万使用Facebook的月活跃用户,除了个人,台湾企业开粉丝团的比例也相当高,甚至连很多中小企业都会去了解Facebook粉丝团的运作。

Facebook在我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可以分成三点。第一就是让我追蹤一些对我来说具影响力的人,他们的观点对我很重要;第二,我每天都会分享至少五六则资讯和新闻到我经营的粉丝团及社群,因为重要的资讯应该要分享到适合的管道和群体;第三就是方便追蹤,创投的工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去追蹤、了解投资的新创团队目前在做什幺。现在有很多CEO或是团队都会时常更新动态和消息,所以我每天只要把Facebook打开,大概就能了解我们投资的工作和辅导的公司在做什幺,这方面来说,算是对工作上有满大的帮助。

我个人有开粉丝团,是因为工作以及兴趣的关係,网路上有什幺新东西我一定会去尝试,所以我不觉得这是在「经营」粉丝团,反而认为他们是能跟我一起成长的!我吸引到的这群追蹤者,其实是相当严格的粉丝,他们是一群很能接受深入讨论和新东西的人,不需要譁众取宠,对我而言,也是很重要的存在。

我会把Facebook当作一个「思辨」的空间,我自己领悟到的一个道理或是思考到一篇文章要怎幺写,就会把它呈现在上面,倒不是怕我的言论会引起什幺反应。

Q: Facebook对生活而言,是好的还是坏的呢?

黄: 乐观来讲,是某种程度上的反思,因为Facebook,媒体讯息变得更加真实了,这是很有趣的一点。

以前,我们接收的讯息是经由媒体守门人的角色决定我们应该看什幺,但Facebook通常可以让你得到第一手讯息,因为一般媒体大多时候呈现的是主流,Facebook却让很多非主流讯息被看见。

从正面的角度来看,人在生活中的不当行为会被网路放大,如果大家怕这些行为被公开在网路上,网路自然就有监督效果,因此人们在生活上也会比较注意,这也许是好的。不过,缺点就是会发生「楚门世界」的现象。像我这种尽可能不使用数位产品的人,最终还是会被浪潮捲进去,如果朋友们一窝蜂都在用,就会出现无法不去使用的情况。

Q: 你怎幺应对Facebook上的酸民评论呢?有没有最让你不能接受的酸民言论与事件?你又是怎幺处理的呢?

林: 当一个公众人物必须要负担的代价就是:一定会有反对你的、酸你的、谩骂你的人。

然而,这个过程中也让我认知到绝大多数人发言确实是比较尖锐、或带有情绪的,但他其实不一定是讨厌你,而是会针对一个道理去跟你做辩论,如果你把这些「杂讯」拨开,找到一些点,其实是真的能在里面找到有帮助的东西。

现在遇到这些比较带有情绪的人,我都会用更理性的态度去面对,这样的讨论对我来说,是一种正向学习和成长的经验。

黄: 我的另一个「台湾居住正义协会」粉丝专页,常常都在封锁人。以前我的个人Facebook,常会有陌生留言,让我看了不是很舒服,后来我就设定成只能朋友留言。我不希望Facebook充满着大量的谩骂攻击,我还是希望我的平台是乾净的。对我来说,Facebook就像是我家一样。

虽然我也知道当一个半公众人物来说,这种做法比较「没品」,也不符合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说的公共领域理论,但我还是希望整个平台是乾净的。即使我把Facebook的留言功能关掉,想要攻击我的人,还是可以把那些在网路上流传的专栏文章当作标靶,当我面对这些言论时,如果是有道理的,我还是会自我反省。

后来,我逐渐发现当那些批评有道理、理性的点出问题时,通常都是有Facebook头像的,相反地,通常骂得很难听的,都是些不知道哪来的帐号!有一次我就回酸民说,你要骂可以,先把你名字公开出来。

当然,我们在强调民主思辨时,不应该以「二分法」去讨论,我也认为台湾在这块是很失败的,当然很多国家在民主转型时都会碰到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们从事社会运动跟教育工作者需要努力去改变的部分。

Q: 发文前会想一下,或对于想说的话有所保留吗?

黄: 因为追蹤者太多,每个动态都可能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我在发文前也会比以前谨慎。

老实说,很多时候我无法随心所欲,但还是会尽量中性的呈现价值。毕竟我还是得考量到公众性,为了避免被放大没完没了,所以还是尽可能的谨慎;尤其是在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我还是会保留某种程度,尽可能将自我情绪压到最低。

但我也觉得这就是两面刃,如果想要很多粉丝,就要写得比较重口味。有些民众不想自己骂,就会透过公众人物来骂,批评是人的本性,所以有些人会靠一些言论比较激烈的人来骂。

这也是很多公众人物所面临到的问题。有些人实际上是很理性,但因为某些压力,所以必须要比较激烈。

Q: Facebook的「同温层」现象,您怎幺看待?动态消息的算法机制,最近也有很多不同讨论,你观察这对台湾阅听众有什幺影响?

黄: 我认为同温层某种程度上会「加速偏狭」,像我之前跑去社民党助选,也开玩笑说若社民党总得票率过5%我就脱上衣庆功。虽然我只是开玩笑,但没想到当天社民党的粉丝专页就被网友大骂,说我搞这个很LOW(俗气)!这就是同温层的偏狭,因为你只看到你的朋友们的意见,只看见同个立场,而且同温层聚集在一起的攻击是很大的。

像现在很多人在讨论Facebook演算法是如何灌输观念,但我觉得即便Facebook有它的演算法,但我也觉得这跟科技无关,就像虽然我的立场偏自由时报,但我每天还是会先看联合报;因为我不想让社会变得对立,所以我都会先看反对方的立场。

不瞒大家说,其实我最常看的就是护家盟的Facebook,因为立场一样没什幺好看,但我想看看不同的见解是什幺。如果有些地方讲得有道理,我就能进而思考,就算立场没道理,至少我也可以知道对方的想法,「知己知彼」嘛。(笑)

林:我同意有同温层的现象,但这不是因为网路出现的问题,而是人类既有的行为,我会认为从有DNA开始,就有同温层的存在!

当人有「偏好」或「偏恶」时,不管是什幺样的人,就算是朋友,只要意见与你不合,就会直接产生厌恶感,如果我们不能用教育、生活习惯去更理性地解决这件事情,反而把错怪在科技身上,这样是没有意义的,这个同温层现象仍会一直存在。

Q: Facebook对社会领域跟公部门的影响很大,有哪些值得更进一步探讨?

黄: 以往,一般民众想要博得媒体版面是相当不容易的,所以如果你对报纸社论有意见,不高兴就算了,因为就算要回应投稿社论,也要编辑审核才决定要不要登。

现在只要在Facebook发表意见,其他人马上就能针对你的发言进一步直接回应,整个过程不仅快速,而且可以承载更多元的意见。

林: 我觉得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是:社群媒体在欧巴马2008年胜选时,被证明它是有效的,当年,年轻人把对社会的不满发洩在欧巴马身上;这次美国大选,中产阶级白人把不满发洩在川普身上,这些不满的人群会透过社群、选票去抗议、去发声。

而在这个全球化的社会中,M型化越来越严重,这也证明了这八年来,台湾对于这个格局的理解是非常薄弱的,究竟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去突破这个格局,现象跟问题摆在眼前,但却没有对症下药的解决方法。

Q: Facebook在台湾有庞大的经济与广告规模,这对台湾网路产业发展有什幺影响?

林: 我们有一个断层,从2001年到2010年,台湾绝大多数第一流人才并不会选择网路公司,而是去联发科、宏达电、台积电等公司上班,所以这段时间的断层,导致台湾现在正在为那段时间「受苦」!

即使有一个新的平台出来,我们也不够强大足以去竞争,台湾人要填补那段时间的空缺是很辛苦的。

Q: Facebook横跨与颠覆这幺多的领域,怎幺看待Facebook的下一步?可以预期2020年的Facebook「帝国」轮廓吗?

林: 我觉得现在是Facebook(在台湾)的最巅峰,1,800万用户还能再增加多少?我认为应该不会再有更高的巅峰,顶多是小幅的稳定成长。下一步应该是聊天平台会崛起,Facebook Messenger有越来越强的趋势。

因为未来一两年最重要的还是「聊天经济」,这个产业基本上都有10亿以上的用户,所以要如何在这些强势的文化中去堆叠有效的东西,才是真正的课题。例如微信其实领先西方世界很多,至少五年以上。中国的网路世界为了要服务「只用手机」的5亿用户,就能做得更多元,更能满足用户的需求,这是市场格局的关係。

总体来说,Facebook这家公司对台湾的「殖民」,在十年内恐怕不会有太大改变。不过有个问题是,Facebook来自西方国家,而我们是亚洲国家,Facebook人工智慧背后的演算法,其实代表着西方的主流价值观,但他却强迫东方的用户接受,这也是另一个问题:台湾的用户是否应该接受这样的方式?

黄: 不管Facebook未来还会不会继续存在,因为就算没有Facebook,还是会有其他东西来取代,而不断取代也是科技进步的象徵。科技始终来自人性,若人性仍不能将人们教育成能够在公共平台讨论,未来还是会一样。


Facebook对台湾的「殖民」,至少还会持续十年台湾人,有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数位时代》272期

*尊重智慧财产权,如需转载请注明资料来源:《数位时代》第272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