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的好口碑!连飞机战车都送过的原住民搬家公司

「喂,想跟您确定一下是16号吗?好的,我现在马上过去。」挂上电话,一辆伴随着歌唱声的卡车,车窗开得低低的,驶在市区的道路上,驾驶是一名有着深邃五官的年轻人,车斗匡啷匡啷作响,载着一箱一箱的物品,有的用棉被包着,有的则装在大型塑胶圆篮中。

这是在「新北市原住民劳动搬运合作社」中的社员,几乎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搬家。

合作社从1998年6月成立至今,已将近16个年头,目前有59名社员,其中社员原住民族者占了八成以上,而合作社的主要业务为一般住家、办公室等居家包装、搬运;大型工厂、机具搬运、起重、吊挂以及档案整理、打包、搬迁,客户来源则是公家机关与民间散户参半。

而原住民搬运劳动合作社位于新北市板桥区处在都会区的好处之一,就是能就近提供从部落到都市的原住民工作机会。

16年的好口碑!连飞机战车都送过的原住民搬家公司

「那时候很辛苦阿!我第一份工作是做水泥工。」现任理事主席廖仁义说,他从小学毕业就开始半工半读的生活,1975年离开桃园复兴乡的部落,到板桥生活,透过认识的朋友在远东纺织厂里工作,「那时候我们一个月薪水只有1008元。」

儘管经过这幺多年,廖仁义仍记得当初只身前往大都市打拼的辛苦与不适应;1979年廖仁义投入搬家行业,因而埋下了之后与朋友合伙成立搬运合作社的机缘。

「当初我们是有一些原本就在做搬家公司的原住民,原住民嘛!圈子都很小,彼此认识,就想说一起来成立。」廖仁义表示,在成立之初,因为体认到来都市的原住民人数少、力量单薄又缺乏人脉,要找到稳定的工作不容易,「而且我们原住民本来就是很团结的。」

也是因为这样,廖仁义才有了号召大家共同创办这个合作社的念头;另外,廖仁义也提到,许多原住民来到大城市,能选择的工作机会不外乎就是搬家公司、盖房子、鹰架工程等,较需要劳力的工作,也因此当初在共同创立合作社之际,就决定以原先许多成员从事的搬家公司作为首要考量。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是遇到很多困难,什幺都不懂阿!」廖仁义说,一开始在筹办时,因为从来没有研究过要怎幺写公文,对政府的相关法令也一知半解,就这样几位原住民聚在一起,慢慢一点一滴,靠着自己的研究,开始向政府申请成立合作社。

「那个时候政府的法规其实也没有很完善。」新北市原住民搬运劳动合作社是全台第一家,申请由原住民所组成的合作社,而在当时相关的成立法规还很模糊,因此在创立的过程中,他们一边摸索申请公文,政府也一边订立有关原住民合作社的相关法规,像是其组织成员必须超过八成以上为原住民族,「政府和我们是互相学习啦!」廖仁义说。

从部落到都市 十六年好口碑

「我是因为有亲戚在这边做,介绍进来的。」合作社社员李元罡说,而其他成员绝大部分也都是这样加入的;问起为何要离开熟悉的部落,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大都市打拼,社员宋俊成说:「在部落是一个小圈子,来这边有比较多机会阿。」

凭着这样的一股信念,有的年纪轻轻17岁高中才刚读完,甚至尚未读完高中,就早早进入职场,跌跌撞撞,「有被骗过啊!做了工,领不到薪水也有。」涉世未深的部落青年,在都市这个既充满机会又布满陷阱的染缸里,浮浮沉沉,而进入一个几乎是由原住民组成的组织,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归属感,更多的是一份保障。

16年的好口碑!连飞机战车都送过的原住民搬家公司
原住民搬运合作社荣获101年度原住民五大优良企业。(

「这个要包上棉被才不会受伤!」、「蹲低一点,上面会敲到!」、「一次不要搬那幺多,危险!」整个搬运的过程中,从进门开始,社员的目光就在估测,这些琳瑯满目的物品,该如何搬运才能最安全、最有效率的完成,「我之前就是有认识他们的理事,找过他们搬一次家,发现品质很好,所以我这次搬家第一个就想到他们。」

客户徐婉华表示,这是她第二次与新北市原住民搬运劳动合作社合作,看着他们细心的搬运,觉得很放心,她说只要有朋友要搬家就会介绍给合作社,是标準的老主顾,理事主席廖仁义笑着说:「我们的成立时间很久,搬过很多种东西,所以经验丰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曾利用吊车帮忙公家机关託运过飞机、战车、海锚,「我们托运的过程,一路上都是警察在帮忙开道的耶!」。正是因为这样兢兢业业的态度、熟练的经验,让合作社能维持一定的营运状况至今。

对于合作社的未来,廖仁义苦笑说:「人力有点短缺啊,年轻人都不想做粗重的工作了。」合作社的搬运工作,需要配合客户的时间,常常要在深夜、凌晨出工,做的又是极耗费精力且容易受伤的体力活,因此越来越少年轻人愿意投入这样的工作,面对渐渐浮现的困境,虽然暂且尚无具体的解决办法,但廖仁义希望合作社能够永续经营下去,继续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给部落青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