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帐户复活后记

Facebook帐户复活后记

旧Facebook帐户(叶一知)于晚上,复活了。一切资料仍在,除了幸运,也多谢大家的关注和帮忙,文末再一一道谢。

这次事件得到很多人关心,原因不是我,而是事涉言论自由。事起于我,故有需要向各位交代一些重点,才是负责任的表现。

首先,有些旧帐户的朋友不知道发生甚幺事。这就是Facebook被停的可怕之处,如果你无法作声,你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蹤,一下子可以把一切删除掉。1月20日帐户被停用后,我只能用后备帐户和twitter告知大家发生甚幺事,但我很少用这些帐户,follow的朋友不多,所能告知的人也极少,我更像一下子失去了一万个朋友的消息。不过,我当时认为只要我交文件,帐户会重启,有相关经验的朋友说随时要一至两星期,于是我决定耐心等待算了。结果三日后,对方以我年龄不足说删除我的帐户(转头更说删除了不能恢复,很抱歉如果你原来够秤的话……)。详情已在前文提及,仍有兴趣的可在这裏看到

第二,其实Facebook并没有通知我帐户已回复,最快知道的是其他网友。我是从网友才得知自己「复活」了。当然,Facebook也没有向我解释。不过,出手襄助的莫乃光议员,转达了Facebook的回覆,因为他把这段回覆放到留言上,即已公开,故我将之转载到此:

「我接触Facebook后,他们展开内部调查,数小时后刚给我的「公开」回应如下:

“We can confirm Yip Yat Chee’s (Ye Yi Zhi) Facebook account has not been suspended nor has it been check pointed for age verification. The email message that the user received for age verification has not come from Facebook.” – from Facebook

我个人怀疑,叶一知收的电邮可能是针对性的钓鱼讯息(phishing),希望你没有把任何个人资料传给对方。如果可以找回你原本收到自称来自Facebook的电邮,连同那些电邮的full header,我和资讯保安专家朋友可以分析一下。」

莫乃光先生大概是23日晚上7时多留言的,跟网友通知我旧帐户复活的时间差不多。

Facebook大概的意思是,他们没有停我帐户也没有要求我证明年纪。莫乃光先生怀疑是phishing。

关于这一点,其实之前也有网友提过,但我认为机会不大,但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亦已把事情的截图整理交给莫,那就让专家去研究好了,现阶段相关截图也不便在此公开。我认为机会不大,只是基于常识——对方有非常完善的系统结构,系统的设定和运作严谨得无懈可击,更重要是,拥有如此严谨的phishing系统,却没有向我索取更重要的资料。我交出的资料除出生日期外,基本上在网上是不难找到的,而出生日期本来就不是甚幺重要资料,很多人也会把生日在Facebook公开。如果对方再问我索取多些资料,我反而有戒心,但对方竟然很快告诉我年龄不足要删除我的帐户,在我强烈反对和发火后,又不再拉锯,不开出restore的条件(例如你交多些资料等等)。所以,这令我很难相信是phishing。

至于究竟是甚幺事,我暂时不下结论。当然,如果Facebook愿意调查,我乐意协助和对质,但我相信不会有调查了。最紧要,勿让我「被协助调查」便可。

后记还未完,下一篇我会说说有关实名制的问题。不过,在结束之前,我希望先在此处向各位表达谢意:

1. 感谢每位关心的朋友,你们的留言、Inbox讯息的支持,都令我感动。

2. 感谢帮忙转发文章的朋友、团体、网站等,特别是我冒昩tag了或inbox向你求助的朋友,很感激你把这件事转发出去,不单让更多人关注,更重要是让所有人警惕。也感激所有可能在暗中帮忙而我不知道的朋友。你们的行为,不是令我得益,而是在守护香港仅有的言论自由空间。

3. 感谢各网媒转载,让我原来的Facebook朋友得知事件,包括《评台》、《立场新闻》、《独立媒体》、《852邮报》和《辅仁媒体》(排名不分先后)。如有遗漏,是本人之过,请见谅。

4. 在这裏点名多谢三个人:史兄、Takki Ma和Jansen Lu,这几个是少有与我见过面的网友,在帐户被封那天,他们给予我很多意见,提供协助,让我知道应该怎样做。衷心感谢你们。

5. 最后,我要向莫乃光议员再次表达衷心的感激,感谢他帮忙将问题转达Facebook,在网络廿三条闹得热哄哄之际(二读那天正被封),仍抽空帮忙,实在感激之至。

最后,这次事件令我想起两件事。第一,如果资讯科技界的议员是建制派,我实在不知怎样求助。很多本土和年轻一代也要靠网络去宣扬理念,如果资讯科技界议员不是民主派,可想是多幺危险的事。

第二,「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这句话,在是次事件感受更深,大家不能互相扶持,就连仅有的空间都会拱手相让。互有政见,左派右派,毫无问题,问题是,近年太多拥有同一目标但路线不同的人互相互讦,私怨太深,好像把对方致于死地才甘心。我一直不认同这种方法,也不参与这种方式,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的堡垒,其实只是用沙堆砌,脆弱不堪,一戳,便是一盘散沙。如果出事时不互相帮忙,空间一收,便甚幺理念也不用再说。

***

这个后记,还未写完,今天另一个言论更大胆、活跃于网络多年的评论员林忌,又被检举。这次怀疑因为发帖内容出事,但一如既往,Facebook的处理非常黑箱,你根本不会知道真实原因是什幺。正如潘小涛接受《苹果》採访时说:「衰咩都唔知,而且无得上诉。希望Facebook增加透明度,公开他们的规则,包括多少投诉方会处理,投诉人身份和理由等。」

我想,Facebook也是不会理睬。

延续上文,说到第三点,是关于言论自由的。帐户被封引起很多人关心和转发,那不是我个人有甚幺独特之处,而是整件事太荒谬太恐怖,但当你看见近年香港发生的事,加上书店失蹤五子和电影《十年》后,这些事也未必是天方夜谭了。

大家可以清楚看到,言论自由(还有法治、民主、人权和其他自由和权利)是非常脆弱的,即使宪法(基本法)列明,独裁政权想破坏,自有其意想不到的办法。李波事件简直是「翻脸不认人」,当权者及其鹰犬完全把契约精神丢弃,跟你耍流氓耍无赖,宪法法律,不管就是不管,吹得我胀咩?我失去了几天发言权,感受真的很深——一种习以为常的自由突然被剥夺,是非常痛苦的。我很希望大家意识和明白,我们必须珍惜拥有的自由,不要拱手相让,要全力保护、捍卫。也希望年轻一代明白,不要习惯被剥夺了自由的环境,多思考,多认识自己应有的权利。一个社会最可怕的是:人人活在笼牢,却觉得那是常态。

第四,和第三有关,就是Facebook的实名制。实名制有没有问题?如果在美国,我相信没有问题,但如果在大陆或不断受其压迫的香港,问题就很大。

实名制本来是要保护使用者,但在某些社会条件下,能造成削弱言论自由的客观效果,甚至成为当权者的打压工具。这次我应该是被REPORT(我当然无法知道,Facebook对此一向三缄其口)没有使用真名(如前所言,我在工作和媒体上用笔名远远多于真名),而这种经验很多人都有。问题来了,如果我发表了一些违规违法的言论,例如发布色情照片,那幺我被投诉,被停帐户,逻辑很清晰(虽然透明度係零),完全不可能有任何怨言。但如今是,我发表政见,惹来五毛举报,但举报并非针对我的内容,而是针对与内容无关的其他规则,而最后被停止使用一段时间,甚至永久停用,这就造成打压言论的效果。这就是实名制的问题。

有人会即时反驳:为甚幺不用真名?我的情况比较特别,因为写作人传统上有用笔名的习惯,毫不稀奇(金庸、陶杰、林夕等等全都是笔名)。撇除这个情况,其他人不用真实姓名,大概希望畅所欲言,或不让现实生活中其他不熟悉的朋友探究其私隐、想法。用真名,特别在香港,是越来越多顾忌的,因为香港有一群奴才,爱以言入罪,例如你的老闆或上司是蓝丝,发现你挂了黄丝头像,明天便照肺(相反黄丝却很少这样做,因为只有蓝丝永远不懂得尊重政见),晓以民族「大义」,甚至对你印象转差,开始亏待你,希望你快点离职。更严重的,如果公司跟大陆有生意来往,老闆随时解僱你(最近便听到一个个案,一个刚当选的区议员被老闆要求辞职)。又有人说,你不让老闆知便可,但如果是实名制,老闆或上司好容易就找到你,即使没有使用真名,在这个充满奴才的中国人社会,随时有「好友」笃背脊,打小报告,把你整死。其实莫说「好友」,单有陈净心、黄安这些文革遗风,也可整死你。

这些文化,只要看看近两年在香港发生的种种,读读中国四大名着,必会了解,但美国人及与其价值相同的文明人未必了解,因为他们认为言论自由、表达自由、政见自由是崇高的权利和价值,不容侵犯,一个外国人因为政见而被整顿、解僱,必会引起公愤。但在中国人社会,哪怕是香港,他们会跟你说「食得鹹鱼抵得渴」,专用这个错误类比来合理化事情——这些人认定追求民主自由是一种如鹹鱼般发臭的坏东西,你追求是你有嗜痂之癖,故你有甚幺后果就是「抵死」,这种人就是奴才。如果他们生活在几十年前,大家开始厌恶盲婚哑嫁,追求自由恋爱,他们也会批评一个嫁错郎的女子「食得鹹鱼抵得渴,谁叫你追求自由恋爱呢?」,这些奴才宁愿要盲婚哑嫁。即使今天,一个穿短裙的女孩子被人强姦,他们同样会说「食得鹹鱼抵得渴」——在奴才心中,一切都可以用这句话圆满解释。

所以,在极权社会或不幸被极权挤压的香港,使用真名令人顾虑,难以畅所欲言。因为Facebook的机制是:没有人举报,用甚幺名字也没事,有人举报,便要你交出证明,交不出便封帐户。所以只讲吃喝玩乐做百分百港猪,用甚幺名字也不会有事的;但一讲时事,啱听而吸引一班人,便可举报你,即使你的言论从来没有问题,也可以port死你,围观的奴才还说「食得鹹鱼抵得渴」。你投诉那是打压言论自由吗?Facebook一定不会承认,而只会承认你的个人资料不符规定。这就是漏洞!

很多人建议,不如转用twitter、Google+或另觅其他社交网站。老实说,现阶段难过登天。我有twitter帐户,其字数限制根本不能令我畅所欲言。我也有Google+帐户,也用很多Google产品,但Google+完全不行。Facebook不单有难以取代的界面和操作,而且渗透率绝对是最高,要言论不止于「围炉」,只有用Facebook才能把火种传开。两害相权,便只能在Facebook那些霸道、模糊又不透明的规则下,尽量争取发表空间。至少,Facebook还远远不是微博。

最后,令人忧虑的是,可能会越来越多人被无理Report!大家撑住,我们只有进,已不能退,一退,便万劫不复。

P.S.还有,经过今次事件,学精了,请大家like这个PAGE:

两边资讯九成九同步,最重要是,那是一个后备,如果我又「被唔够秤」,这个PAGE仍可运作。

上一篇: 下一篇: